首页 > 说法 >正文

桐柏县市场监督管理局遭举报:“罚大于法”胡乱作为严重破坏营商环境

马春莎,男,身份证号41293219710820003X住址桐柏县乐神路140号,实名举报:桐柏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及党组书记牛保成领导管理的执法队伍在执法工作中胡乱罚款、乱用法律、法规,胡作为、乱作为行为严重破坏当地的营商环境。
桐柏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和被撤销的行政单位盐业局随意执法扰乱营商环境
2019年11月马春莎在报纸看到新乡县盐业公司在招聘盐业销售业务员,于是参加了应聘并被聘用,在11月28日和新乡县盐业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在桐柏县开展食盐销售。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桐柏县盐业管理局在2019年12月12日对新乡县盐业公司在桐柏的销售行为以非法储运、非法经营为理由扣押29.18吨食盐。
2020年4月7日,桐柏县盐业管理局在当地的一个商户(安棚干菜店)扣押几大包盐,也是在马春莎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下达(2020)00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其本人也未收到书面文书,所以未进行政复议、未起诉,执行局执行马春莎本人才知有(2020)00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桐柏县盐业局申请法院执行其具体行政行为,桐柏县法院裁定准予执行。
2020年1月7日,桐柏县盐业管理局对马春莎也下达(2020)00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3月18日马春莎本人起诉到桐柏县人民法院,结果败诉。7月本人上诉至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还是败诉。同年9月本人上诉至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返回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结果:“救济途径错误,撤销一、二审。”
2021年11月马春莎本人抗诉桐柏县和南阳市人民检察院,桐柏县人民检察院给予回复:检察院、法院、市场监督管理局和盐业局四部门研究决定撤销(2020)00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和(2020)00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桐柏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当日撤当日又下达(2021)32号和(2022)01号行政处罚决定。
国务院在2016年就对外公布《盐业体制改革方案》
中国政府网早在2016年6月5日对外公布《盐业体制改革方案》,方案明确将从2017年1月1日起放开所有盐产品市场,释放市场活力是此番盐业改革的重要目标。此番改革将放开两个限制:一是食盐批发企业可自行采购食盐并开展跨区域经营;二是食盐定点生产企业可以自主品牌开展跨区域经营,实现产销一体或委托有批发资质的企业代理销售。然而,桐柏市监局至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予不顾,在地方法院裁决未果的情况下再次施“罚”,打压民营盐业公司,扰乱市场,严重破坏当地营商环境。
桐柏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权大于法法律文书随意下发
2022 年1月5日,桐柏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市场监局)向桐柏县人民法院申请撤回原桐柏县盐业管理局(机构改革盐业局撤销)桐盐罚字(2020) 第00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但在桐柏县法院未对桐柏县市场监管局的申请作出准予或不准予撤回裁定的情况下,桐柏县市场监管局于2022 年1月6日即对举报人下发了“关于撤销《河南省桐柏县盐业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桐)盐罚字(2020) 第006号》的决定”,并于当日同时对举报人送达了桐市盐处罚(2022) 1号处罚决定书。
桐政复决(2022)2 号复议决定书存在下列违法行为:
没有对举报人的主张进行审查认定。在行政复议申请书中,举报人已对原盐业局的执法主体提出质疑,并提供了南阳市宛政办(2017)80 号文和桐柏县桐政办(2017)107 号文。两个文件中都明确写明 2017 年12 月 31 号前撤销县级盐业局。那么在 2020 年 4 月 7 日,已不存在的执法主体桐柏县盐业局对举报人作出的桐盐罚字(2020)第 006 号处罚决定书不是违法的吗?
桐柏县人民政府依据中共桐柏县委机构编制委员会(2021)06号,桐柏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转接了盐业执法职权,故对申请人的违法行为处罚属于履行职权的法定行为为由维持市场监管局的桐市监处罚(2022)1 号处罚决定书是错误的,市监(2021)51 号文件的精神主动撤销而不能重新作出处罚。
桐政复决(2022) 2 号复议决定书中写明:“结合笔录、增值税发票和判决书认定的事实能够认定申请人马春莎对外批发食盐的行为属于个人销售行为”。那么马春莎作为个人不能开具增值税发票,此案件根本没有经过诉讼,哪来的判决书认定的事实。仅凭一个讯向笔录判定马春莎的经营行为是个人经营,缺少证据支撑。
桐政复决(2022)2 号复议决定书中写明:“通过集体讨论撤销了(桐)盐罚字(2020)006 号处罚决定书”,重新作出桐市监处罚(2022)1 号处罚决定书。”说明撤销(桐)盐罚字(2020)006 号处罚决定书是桐柏市场监管局决定的,作山桐市监处罚(2022)1 号处罚决定也是桐柏县市场监管局集体研究决定的,那么为什么桐市监处罚(2022)1 号处罚决定书中写明的却是“盐业局集体研究决定”明显违法。
桐政复决(2022)2 号复议决定书中写明“由于(桐)盐罚字(2020)006 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仅是在告知当事人不服行政处罚决定后申请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途经时,内容表述不当,未能使申请人获得及时有效的救济,故主动纠错。”那么举报人对(桐)盐罚字(2020)006 号既未提起行政复议,亦未提起行政诉讼,006 号处罚已产生法律效力,具盐业局已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法院也裁定准予执行,(桐)盐罚字(2020)006 号,处罚决定书非法定原因不能撤回。
复议决定书中说“桐市监处罚(2022)1 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符合法定程序”,那桐柏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未按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办案程序规定立案,调查告知、听证等程序山下达处罚,明显违法,复议决定视而不见,属审查不严。综上所述,桐柏县政府桐复决(2022)2 号复议决定书没有认真审查,偏听偏信,对举报人提出的合法理由不予来纳,也未排除,从而做出错误的复议决定,应予撤销。
桐柏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桐市监处罚(2022)1 号涉嫌违法
桐柏县市场监管局按照桐柏县县委机构编制委员会(2021)06 号文件精神,承接了盐业执法职权,对举报人作出的桐市监处罚(2022)1 号违法,根据南阳市宛政办(2017:80 号文和桐柏县桐政办(2017)107 号文件规定,自 2018 年元月 1 日起,桐柏县盐业局已被撤销,盐业局在 2020 年 4 月 7 日对举报人的处罚就存在执法主体不合法的问题,依据《纠处法》第1七条:行政处罚由具有行政处罚权的行政机关在法定职权范围内实施;第三十八条:行政处罚没有依据或者实施主体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的,行攻处罚无效。所以可以确认桐监罚字(2020)第 006 号处罚决定书违法无效,桐柏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按照桐柏县委机构编制委员会(2021)06 号文件精神,于 2021 年 3 月底承接了盐业执法职责,依据(桐)盐罚字(2020)第 006 号处罚书对举报人作出了桐市监处罚(2022)1 号处罚决定书,那么桐柏县市监局依据违法无效的处罚从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当然也是违法无效的。
桐柏县市場监管局向法院递交“申请”要求撤回强制执行申请(该执行案法院已裁定准予执行),那么法院就应该对桐柏县市监局的申请进行审查,作出准予或不准予撤回的裁定,在法院没有裁定准予撤回强制执行申请的情况下,也即(桐)盐罚字(2020)第 006 号处罚决定书仍然产生法律效力的情况下,桐柏县市监局就撤销了(桐)盐罚字(2020)第 006 号处罚决定,并对举报人下达了(2022)1 号处罚决定书,明显违法。
桐柏县市场监管局撤销原盐业局 006 号处罚决定书的当日即对举报人下达了桐市监处罚(2022)1 号处罚决定书。该处罚决定书没有按照市场监管总局办案程序的规定,按照立案、调查、处罚告知、听证等程序就给举报人下达处罚决定(2022)1 号违反《纠处法第六十二条之规定剥夺了举报人的陈述、申辩、听证的权利,属违法处罚,应予撤销。
桐市监处罚(2022)1 号处罚决定书以柏县市场监管局的名义下发,但文中却说是桐柏县盐业局讨论研究决定对举报人作出处罚,到底是桐柏县市场监管局还是盐业局在对举报人作出处罚,让举报人百思不得其解,是桐柏县市监局把自己的具体行政行为当儿戏,执法随意,枉法处罚;请法院鉴定真伪,给举报人一个明白。
举报人对(桐)盐罚字(2020)第 006 号处罚决定书既未提起复议,亦未诉讼,自己放弃了复议和诉讼的权利,且已经被撤销的桐柏县盐业局向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法院经审查裁定准予执行,并且在执行过程中冻结了举报人的微信、支付宝及银行账号,执行了 20400 元,那么桐柏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有何理由要撤回强制执行申请。鉴于上述,举报人认为桐市监处罚(2022)1 号处罚决定书承接盐业执法职能后,未能按照河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豫市监(2021)51 号文件精神,在自查自纠时没有发现(桐)盐罚字(2020)第 006 号执法主体情误,引用市场监管总局《食盐质监安全监督管理办法》错误,送达文书方式错误,违法事实不清等等问题,作出违法的处理决定,请求相关领导查明事实给予举报人一个合法的诉求。
举报请求:
河南省人民政府、省纪检委、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南阳市人民政府、市纪检委、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领导给予关注并责令撤销:撤销桐柏县人民政府桐政复决(2022) 2号文。撤销桐柏县市场监管局桐市盐处罚(2022)1号处罚决定书。

编辑:铁民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时代法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互联网反不良信息自律公约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