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正文

减肥训练营里的年轻人

几个月前,28岁的郭鑫在公司的一次体检中被查出中到重度脂肪肝,面对自己超过250斤的体重和眼见身体健康已受到极大影响的现状,郭鑫下定决心:辞职、减肥。

这是郭鑫第二次把减肥作为人生的头等大事,他回忆,大学期间自己的体重也曾达到260斤,但在大学的最后一年,为了找工作,他通过近乎变态的节食和有氧训练,将自己的体重减到200斤。他也如愿找到了一份理想的工作。但工作之后,频繁的应酬、饮酒,加上毫无规律和缺乏运动的生活,体重开始反弹。两年时间里,郭鑫的体重又反弹到250斤。再度发福的身体,不仅拉响了健康的警报,也让郭鑫失去了一次极好的跳槽机会。当这次体检查出自己有中到重度脂肪肝之后,郭鑫觉得再也不能放任身材的走样,而根据自己以往的减肥经历,郭鑫认为,必须选择一个可以长效控制体重的减肥方式。再三考虑之后,他走进了位于北京市怀柔区的一家减重训练营。

17岁的卢思聪正在读高三,按照计划,明年暑假之后,他将赴英国读大学。但是,300斤的体重使他无法满怀自信地憧憬未来的留学生活。减肥,摆在了卢思聪面前,他通过上网课保证自己的学业不被耽误,同时,他开始了在减重训练营的生活。

据一家减重训练营总经理韦格格介绍,减重训练营的学员主要是年轻人,其中,17-25岁的年轻人占到所有学员的70%。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我国儿童青少年营养与健康状况逐步改善,但与此同时,由于儿童青少年膳食结构及生活方式发生深刻变化,加之课业负担重、电子产品普及等因素,儿童青少年营养不均衡、身体活动不足现象广泛存在,超重肥胖率呈现快速上升趋势。今年7月,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数据显示,当前我国成年居民超重肥胖率已经超过50%,6-17岁儿童青少年占比接近20%。

随着年轻人体重超重的比例不断增高,加上升学、就业、结婚等需要,都使得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减肥大军的行列。

可是,减肥之路并不好走,郭鑫、卢思聪都有过减肥经历,节食、有氧锻炼甚至是吃减肥药,都有立竿见影的减肥效果,但是一旦恢复饮食、停止锻炼和停药,体重又会很快反弹。郭鑫表示,考虑到自己以往的减肥经验,让他最终决定到减重训练营减肥。卢思聪也认为,多年的减肥经历告诉自己,学到科学的减肥方法,要比单纯的降体重更重要。

年轻一代对减肥的追求,早已不再满足于传统的治标不治本的方式,近几年,减重训练营逐渐受到年轻减肥人士的追捧。据韦格格介绍,目前全国范围内,她所运营的减重训练营每个月的学员数量都在3000以上,公司的减重训练营也从最初仅在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设有基地,到现在已经覆盖全国50多个城市。

不过,由于体重超重群体往往身体素质较差甚至伴有一些因肥胖引起的疾病,减重训练营对开办者的资质要求很高,否则,盲目的训练很容易造成学员在训练营发生人身伤害乃至出现生命受到威胁的意外。

学员的安全、健康成为减重训练营的首要宗旨,郭鑫、卢思聪均表示,他们最为看重的是减肥过程中的安全。卢思聪还表示,自己从未吃过减肥药,就是担心减肥药对身体可能有负面伤害。安全减肥,实际上也是目前年轻一代减肥人士最为看重的一点。

韦格格介绍,国内体育院校的专家、学者对科学、安全的减重早有研究并有成果,在对学员进行全面的身体素质检测并针对性的安排运动训练方案、饮食方案,再加上帮助学员养成良好的作息习惯,科学减肥、长效控制体重完全可以做到。所以我们提倡的一个理念是,让学员在训练营掌握运动减肥、合理饮食、健康作息的方法,当他们走出训练营的那一刻,减重的道路才真正开始。

相比起节食、有氧锻炼、吃减肥药等方式,参加减重训练营的花费较高,并且需要减肥人士有相对充裕的时间,通常一个训练周期需要一个月左右。但在卢思聪看来,“健康肯定比金钱重要,我花了这些钱,能让我体重降下来,而且不会反弹,又能保证我的身体健康,我觉得还是值的。”

没有一个减肥人士希望自己永远与减肥为伴,总归希望自己在达成减肥目标后将身材保持下去,进入一个理想的生活、工作状态。郭鑫说,这次减肥之后,希望自己再也不会因为身材方面的问题影响到工作。(慈鑫)

编辑:丹丹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时代法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互联网反不良信息自律公约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